猪头肉给我来一斤

吃自己的肉,让别人吓死吧

【火村英生和有栖川有栖】关于从事其他职业的可行性探讨 1

“你笔下的人物每个都是死人脸!”

“这部作品实在卖不出去!”

“写了这么多还没有一个能达到我的要求!”

“你曾经的才华都到哪去了?”


“是啊,我曾经的才华都到哪去了。”

有栖川有栖跟好友复述了编辑大人的话,虽然知道这位从大学时期就一直提携自己的编辑有口无心,但这么多带着谴责意味的话就像利刃一样,直戳他的心口。

大学时期被同学、好友、家人称赞的场面,随着他坚定地以“职业作家”的身份步入社会,便逐渐消失了。以前把文字当做梦想和信仰的热血青年,也逐渐接受了“文字=生活费”的冷血现实。

这一次写出的中篇小说,连自己都读不下去。

“果然,还是不能太固执吧。”有栖川有栖用这一句话结束了交谈,把脸埋进双膝之间。

他没有哭泣,只是心灰意冷之后的意兴阑珊。


此情此景,最近一年每隔几次截稿日后就会出现。火村英生多了应对经验,说到底也只能默默陪伴,等待友人慢慢好转。

然而最近这两三个月,有栖川有栖好转的速度明显放缓。甚至上一次的晦暗还未消失,新的打击又接踵而至。

上周跟有栖川有栖约着在校园碰面。一向对校园生活充满好感的青年,竟然发出了这样的喟叹:“如果能回到学校,说不定会放弃当职业推理小说作家的理想。”

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好友说“放弃”两个字。


担任教师这一职业之后,火村英生见到过好多逃避,甚至放弃理想的情况。

对犯罪学饱含探索意趣的男生,想要考取相关方面的研究生,但毕业时还是听从父母的意见,进入了地方公司工作。

喜欢绘画的法学系女生,能把笔下的犯罪现场描绘成一副色调鲜明的油画,但因为违背了基本的“客观”“冷静”原则,次次都挣扎在中等偏下的成绩线上。

就算有些人选择了坚持,也可能在落差感出现后因失望而放弃。

这不是人性的阴暗面,只能说是人的“适应能力”。

强悍的“适应能力”使普通人熬过了漫漫岁月,接受了自身的不足和缺陷,心安理得地“开启人生另一个篇章”。

所以,能秉持理想、坚持不懈的人都因稀有而珍贵。

即使嘴上不说,火村英生在心底向来为有栖川有栖感到自豪。有好友的陪伴,自己“成为临床犯罪学者”的理想也没那么暗淡了。


可是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火村英生咽下苦苦的茶水,不由得想到了一个可能:坚持了这么久的好友,也要放弃自己的理想了吗?

这个可能一旦发生,火村英生知道自己能做的只有支持好友的决定,也知道自己不会因此而放弃自己的理想。但同行路上少了旅伴,最终还是会寂寞吧。


过了一周,火村英生接到了好友“十万火急,快来救命”的电话。

“发生了什么事吗?”火村英生一时不知道该报警还是该启程。

有栖川有栖在电话那头兴奋道:“我发现我可以改行做其他事情!但是需要你的协助!快来!”

暮鼓轰然敲响,透漏出“终于来了”的讯息。火村英生压抑掉心底的不安,沉声回答:“好,我大概一个小时后赶到。”


-----------------------------------------------------------------------------

我有一个躁动不安的胃,和一个奇奇怪怪的脑洞,不写不畅。

评论(3)
热度(18)

© 猪头肉给我来一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