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猪头肉

吃自己的肉,让别人吓死吧

妇科男医生联盟(11)

真相还在穿衣服,谣言已经裸奔全球了。

赵启平深刻地认识到这句话的意思。

他上了一天手术,午饭没好好吃,晚饭干脆就没吃。

三五个家属,彪形大汉来办公室找李新鹏说理。双方情绪激动,开始吵架。眼瞅着人手指头要戳在李宫女脸上了,赵启平不得不走进去劝架,跟两方说和。

这个病人,赵启平也知道。老太太七十多了,身体不错,生了五子一女,都挺孝顺。老太太绝经二十年之后,近两年一直底下还有点粉儿,唯一的女儿在国外。她不好意思跟儿子说。拖来拖去,宫颈癌病灶越来越大,大出血去了就近的县医院。年纪大,又是晚期,县医院只能对症处理止止血。但一个老太太,这样反复出血也不行啊,家属想着搏一把,转了好几个医院,到了他们科,找了熟人跟主...

妇科男医生联盟(10)

头顶大太阳晒着,赵启平陪谭主任到下级医院做“飞刀”。

下级医院是一个普通的区医院,然而有着一位不普通的院长,是某厅长的夫人。还是一位很有事业心的领导。领导想做强医院,就要提高临床水平,做高水平的手术,却苦于本医院没有高水平的临床医生。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家门口就有好医院,这个科室请一个,那个科室请一个,请来请去,竟然没人愿意来了。大主任不来,谭副主任只好代服其劳。

其实现在私人经营的医疗集团分舵遍地,花点钱就能请到一位明码标价的医生主刀手术,甚至是整个医疗团队。可就少了“某某大学附属医院”的名头。

谭主任有心扩大本院妇科的知名度,一方面跟基层医院加强联系,以后有病源,一方面也可以扩大个人影响力。至于给...

妇科男医生联盟(9)

宴无好宴。

吃饭的地方是药代挑的,钱也是人家给的,还请了一个不知道哪来的专家讲药物的作用。赵启平翻遍了整本药物使用指南,没找到一个厉害的实验结果。妇产科里来了不少人,一线大夫、门诊大夫、进修医生、研究生。大家边吃边听边聊。

谭宗明跟大主任坐在一起,倒茶添水夹菜,一副“门下第一大丫环”的殷勤模样。

赵启平看着心烦。他就是见不得谭宗明这样。偏偏有些人就吃这口。

刚开始单独值班的时候,他管的恶性肿瘤患者术后切口没长好,家属来闹事。谭宗明“哥哥弟弟”的上来一通热聊,请吃请喝,最后事情草草了结,好歹没有收到法院传票。

但赵启平没办法跟谭宗明说“谢谢”。

谢什么呢?谢谢你为了我卑躬屈膝?人家那么厉害的人,为了他做到这...

妇科男医生联盟(8)

风和日丽的好日子。赵启平的白班。
大周末的,没什么人来。一大早做了个宫外孕,收了个子宫肌瘤,中午吃了饭,下午就没人来了。
不像产科,遇到一个好日子,预约剖宫产的能来十一二个。所有人都得上手术,掐着时间出孩子。熟人、关系、领导,一个个的打电话,下命令。上次有个领导家的儿媳妇,非要凌晨两点出孩儿。产科主任大半夜被叫过来做手术。
他在产科养成一个习惯,出门前看黄历,凡是好日子,就要提个小心。

今天是个好日子,宜嫁娶。

没有病人的时候,赵启平也不能闲着。他得跟小明同学整病历。
最麻烦的就是整病历,细节太多,要求太严。整理的慢一点,交的迟一点就被病案室点名。上个月工资到手三千五,病历延迟扣了两百三。
他儿科和产科的同...

妇科男医生联盟(7)

谭宗明是个护短的人。

他不像前妇科主任,当着病人家属的面指责医生护士的不是,也不像楼上某个科的大主任,总是说满科室没一个能干的。

他有一说一,对错都认。

周一大查房的时候,何娟管的病人,四十多岁,昨天做了宫颈锥切,不依不饶地说:“谭主任,昨天我的那个心电监护仪坏了,你们护士让我将就一下。我的命能将就吗?万一我心跳停了,监护仪还没显示,这不耽误我抢救嘛。”

何娟一大早淋着雨刚送了孩子上学,裤腿上都是泥点子。听了这话只当第一次听见一般:“是吗?没事,你做的是个小手术,术中出血不多。”

病人还是很紧张:“那是我没出事。”

谭宗明面上一脸关切:“好,您安心住着。回去我了解了解情况,找找原因。现在底下还出血吗?”
“...

妇科男医生联盟(6)

夜幕降临,谭宗明陪着两位老太太看黄梅戏。赵启平刷锅刷碗结束,也坐在一侧。他对黄梅戏没什么兴趣,对柜子上放的妇科解剖书籍和笔记本倒是有点好奇。但没有长辈的同意,他不好意思翻看。

眼瞧着到了晚上十点,林教授打着哈欠,林姆妈已经洗漱好准备就寝了。谭宗明还没有走的意思。

十点半,谭主任给导师打水洗脚。林教授擦完脚,终于想起了什么:“小明,我家那个行军床坏了,你跟小赵要么挤一挤,要么你俩抽出来一个睡客厅。”

原来是要过夜。

赵启平忙道:“我睡客厅吧,我瘦一点。”

谭宗明:“嗯,我也不胖啊。”

林教授:“你不胖,你宽,我家沙发窄。”

赵启平偷笑。

谭宗明熟门熟路地在客房找到两套男士短袖短裤,权当睡衣,还找了两套牙刷和漱口...

妇科男医生联盟(5)

到了饭点。谭宗明披挂上阵,做了蒜香鸡翅,腰果虾仁,豆豉油麦菜,酱香茄子,熬了大米粥。

林教授指挥着赵启平前后左右找了个遍,在卫生间置物架上找到了喷鼻剂,告别了鼻涕如海的日子,顶着红红的鼻头坐在餐桌上等着上菜。

林姆妈,赵启平推测可能是林教授的亲戚,指挥赵启平把晒在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搬回屋内。她还把一间客房收拾了一下,好留客做明天的早餐。

天色渐晚,华灯初上。

林教授拿出从国外淘回来的低度甜酒,就着浓油赤酱的味道,不用倒不用劝,结结实实喝了二十毫升。

就被林姆妈把酒没收了。

林远志教授:“小明,上次的醉虾醉蟹挺好吃,今天怎么没做?”
小明:“没找到酒在哪。”
林远志教授:“林月桂,你这就不对了,小明大老远跑来给我...

妇科男医生联盟(4)

“总要过个明路……”

“总要过个明路……”

赵启平感觉自己幻听了,听到的都是这样一句不切实际,只存在于幻想中的声音。

好歹还有一个正常人——谭主任一个弹指神通冲着脑门就来了。看着蓄满了力量,真打在额头,倒是不疼,但足以清醒。

谭主任:“想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

赵启平:“见到未来的导师太兴奋了。”

谭主任:“先说好啊,我领进门可以,你能不能被相中我可不能保证。”

“我领进门……”

“我领进门……”

完了,幻听又来了。赵启平做了几个深呼吸,精神抖擞地按了门铃。

“叮咚叮咚叮咚”

一位瘪嘴老太太率先迎了出来。只见她面色白皙,俏丽短发,嘴上还抹着淡颜色的口红。

这跟教科书上的照片区别太大了。

接到赵启平的求救信号,谭宗明笑...

妇科男医生联盟(3)

男联盟的活动果然没什么意思,在赵启平看来。
一群有进取心的中年男性聚集在一起,整体气氛要么偏向于烟酒脏话的江湖习气,要么偏向于衣冠楚楚的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大家还比较端庄,说的都是套话,废话。

上午是手术视频比赛,切子宫,切卵巢,清扫淋巴结,然后是药代的药物推广。到了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这个水平,妇科肿瘤的手术范围摆在那儿,该做到哪儿,该怎么做都是门清儿。手术视频毕竟是经过剪辑的,没有实战看的明白。做的好,又能讲的好的大夫,在国内并不是太多。
谭宗明能做,也能讲。他是赵启平见过的,解剖结构讲解最清楚的老师之一,精通各种小的组织、血管变异。他在国外进修过一年。进修结束的时候,外国医院的主任盛情邀请他...

妇科男医生联盟(2)

周末的会议。周六上午,赵启平照旧到医院查房。
他带了一个小实习生,叫明永乐,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五年级。考研结束了,报的谭宗明的研究生,每天都来科室积极表现,张嘴闭嘴喊赵启平“师兄”。
“师兄,十三床家属来了。”

十三床是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流产了三次,这次又是宫外孕。一听说手术费要一两万,男朋友去买个饭的功夫就消失了。小姑娘只能跟家里打电话,叫爸妈来送钱。她爸妈昨天知道的消息,连夜坐火车,凌晨三点到的。
夜班大夫给做了手术,目前生命体征平稳,但一家人的心情并不平稳。

小姑娘爸妈就一个意思,想知道那个男朋友住院时候登记的个人信息。
中年男女,熬了一个通宵,脸上满满都是疲倦:“我孩子嘴硬的很,问她啥也不说。”...

1 / 5

© 猪头🐷猪头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