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猪头肉

吃自己的肉,让别人吓死吧

妇科男医生联盟(13)

一开始井凌和赵启平是打算自己开车的,但是听租车公司的介绍,内蒙古草原路况比较复杂。大路上不光走人,还有牛马,撞到谁都不合适。而且没有人带路,茫茫草原,容易犯困。为了安全起见,二人最后还是请了一位司机师傅开车。

司机师傅姓冷,二十多岁,浓眉大眼的东北小伙子,张嘴叫人都是“哥”来“哥”去的。

他们先在海拉尔休整一晚,明天一大早出发去额尔古纳,根河,敖鲁古雅,途经湿地、草原,最后去满洲里。

夜晚空旷的海拉尔火车站寒风冽冽。井凌喝了酒,跟小冷俩人搭着肩膀高声唱道:“一定是特别的缘分,让我们一路走来变成了一家人……”

拿着井医生的手机录了段短视频,又转发给自己。二人荒腔走板的歌声回荡在赵启平的朋友圈里,立刻惊起一滩鸥鹭。

李新鹏的评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到酒店,赵启平看着朋友圈的点赞和评论,一一含笑回复,却突然接到了谭主任的视频邀请。

谭主任还是一身参加会议的正式打扮,面色微红,看来是喝了点酒,其实不是,他完全被灌醉了。

内蒙古这边没想到谭主任会来。当天来的大咖不多,愿意与民同乐并留宿一晚待到会议结束的大咖更少。谭主任这样的小咖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当晚酒宴上的火力全开,都冲着谭主任来了。

一位蒙古族的妇科主任劝酒词别具一格:“谭主任,咱们喝了酒就变成朋友了。我们民族传统,做了朋友就要互通姓名。我的名字,苏赫巴鲁。一会儿咱们喝酒,叫不上来可得自罚一杯!”

谭主任当时十分痛恨父母给他起了这么一个通俗易懂好记的名字。

他不常喝醉,醉了之后,据他导师说,会不自觉地跟家人“撒娇”。大男人撒娇不太雅观,但谭宗明还知道分寸,只是话里透着信任和亲近,让人不知不觉地就答应他的请求。

所以赵启平只能大半夜告诉同行的旅伴,估计三人行要多加一个人了。

小冷无所谓,多一个少一个都是一样的生意,反正租的车大,还有空位。
井凌还有点迷糊:“你说谁要来?”

赵启平:“我们科副主任,谭主任。”

井凌:“就是那位你跟我提过的谭主任?你喜欢的那个?我现在下车还来得及吗?”

赵启平:“他说他从呼和浩特赶过来,明天就到。不好意思。”

井凌无语:“天啊,我本来以为咱俩是策马天涯的勇士,最后竟然让我成了爱发电的灯泡?!”

赵启平:“要不来前儿的火车票我给你报了?”

“还有草原烤全羊!”

“都可以,我包了。”

评论(18)
热度(78)

© 猪头🐷猪头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