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猪头肉

吃自己的肉,让别人吓死吧

妇科男医生联盟(11)

真相还在穿衣服,谣言已经裸奔全球了。

赵启平深刻地认识到这句话的意思。

他上了一天手术,午饭没好好吃,晚饭干脆就没吃。

三五个家属,彪形大汉来办公室找李新鹏说理。双方情绪激动,开始吵架。眼瞅着人手指头要戳在李宫女脸上了,赵启平不得不走进去劝架,跟两方说和。

这个病人,赵启平也知道。老太太七十多了,身体不错,生了五子一女,都挺孝顺。老太太绝经二十年之后,近两年一直底下还有点粉儿,唯一的女儿在国外。她不好意思跟儿子说。拖来拖去,宫颈癌病灶越来越大,大出血去了就近的县医院。年纪大,又是晚期,县医院只能对症处理止止血。但一个老太太,这样反复出血也不行啊,家属想着搏一把,转了好几个医院,到了他们科,找了熟人跟主任联系,签字要求手术,哪怕把局部病灶切除也行。结果接到手术室,刚开始麻醉,老太太心率加快,血压升高,胸闷气喘,也不用手术了,直接推ICU了。现在还在ICU住着。

妇科和麻醉科讨论了好几回,感觉老太太这像是麻醉药物过敏了。

家属却不接受,揪住两点:一是妇科不该手术,二是麻醉有问题。

医患办调节了两回。家属要求赔偿金额太大。医院不当冤大头,就等着上法院呢。结果家属忍不住来闹事了。

李新鹏是个火爆脾气,三言两语就吵起来了。


其实国家政策现如今管的严了。他们这一级医院,终末期病人不少,真正闹事儿的不多。门口有派出所的办公室,楼上楼下有二十四小时巡逻的保安,楼道和办公室里有监控。自赵启平就职以来就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三五个人,嘴里不干不净地冲着李新鹏嚷嚷。张嘴就是“我们家老太太本来好好的,现在起不来了,妳们得负责!”“我们说要手术,但我们又不懂,不能手术要告诉我们啊!”

没见过猪肉,赵大夫从朋友圈见了不少猪跑。隔三差五就有某地方某医院的医生护士被打了,被骂了,被推搡了,被录像了。

前几天他们同批的几个人坐在一起喝酒,掰着手指头算了算,没有遇见大闹小闹的就剩赵医生了。

泌尿外科韩蒙安还预言:“咱赵大夫长得这么俊,又在妇产科,病人不上来骚扰就不错了,怎么会有人好意思打他。”

几个人挤眉弄眼地瞅着他笑。

如今可算是遇到了。

赵启平被人家一推就倒,晕过去之前想的是:“完了,这下可说不清楚了。”

果不其然,他在核磁室醒过来的时候,李新鹏眼泪都下来了:“平平你可算醒了……哇哇哇哇哇哇……”

他一张嘴,刚想说点什么,就被谭主任塞进来一颗糖。

谭主任面色凝重:“赵启平同志,你放心,组织上不会让你白白受委屈的。”

赵同志含着糖,不吭声了。

评论(19)
热度(99)

© 猪头🐷猪头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