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猪头肉

吃自己的肉,让别人吓死吧

妇科男医生联盟(10)

头顶大太阳晒着,赵启平陪谭主任到下级医院做“飞刀”。

下级医院是一个普通的区医院,然而有着一位不普通的院长,是某厅长的夫人。还是一位很有事业心的领导。领导想做强医院,就要提高临床水平,做高水平的手术,却苦于本医院没有高水平的临床医生。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家门口就有好医院,这个科室请一个,那个科室请一个,请来请去,竟然没人愿意来了。大主任不来,谭副主任只好代服其劳。


其实现在私人经营的医疗集团分舵遍地,花点钱就能请到一位明码标价的医生主刀手术,甚至是整个医疗团队。可就少了“某某大学附属医院”的名头。

谭主任有心扩大本院妇科的知名度,一方面跟基层医院加强联系,以后有病源,一方面也可以扩大个人影响力。至于给的那点点报酬,谭主任还不看在眼里。

到了这医院,赵启平才发现平台的重要性。他跟着教授、副教授学习最先进的理念和最专业的技术。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主治医师,但已经掌握了较高级别的手术操作。反观这里的主任医师,妇科肿瘤最基本的广泛子宫切除术还心里没底。

偏偏人家自视甚高,一上台就站在术者的位置,竟是存着让谭主任给他喂招的意思。要是这医院上上下下都这样,也无怪乎没人愿意来了。

手术室给配了一位高年资的麻醉医师,但器械护士实在不上道。眼瞅着谭主任到了发火的边缘,赵启平洗洗手上台代器械。

他上手术是从认器械,代器械护士开始的。什么手术配什么器械,心里有数。加之对手术进度了如指掌,什么时候给什么,几乎不用手术医生出声。

其实整个手术的节奏还掌握在一助谭主任手里。他暴露这里,术者就切这里。他纱布蘸那里,术者就注意止血彻底。偏偏术者还自视甚高,笑道:“还是小谭配合的好,老杜你跟着学学。”老杜是他底下二把刀,在谭宗明那一组进修过,自然知道台上各位水平如何,只能笑笑不出声。

这还没完,术者还让科里的小大夫把手术经过给录下来,留作以后参加比赛用。

赵启平默默无语。

手术结束,谭宗明借口科里有事儿,连饭也没吃,开车带赵启平回去。

老杜自告奋勇送他们到停车场,临走前支支吾吾半天才挤出来一句话:“谭老师,我有个病人,我让她去你们那了,叫翟晓惠,小小年纪得了卵巢癌,挺可怜的,到时候麻烦您关照一下。”

谭宗明:“ 行啊,我周一到周五一般上午都在医院,找不到我打我电话。”

又寒暄几句,两人上车离开。

车程三十分钟,一路红灯回到医院,都七点了。

谭宗明叫赵启平回家吃饭。

赵启平苦笑:“我这还有一筐病历等着整呢,有时间再聚吧。”

“行啊,”谭宗明向来不强迫人吃饭、喝酒,“等有时间再说。”


但赵启平失约了。


当天晚上九点许,赵启平在医生办公室被病人家属殴打,晕倒住院了。





评论(17)
热度(89)

© 猪头🐷猪头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