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肉给我来一斤

吃自己的肉,让别人吓死吧

【多田便利屋】沉默 2

如果要说清楚星和行天之间的感情脉络,大概三天三夜也难以道明。

星手下唯一“有点头脑”的伊藤也不理解自己老大的心思。明明喜欢女孩子的,为什么跟那个赖在便利屋工作过的闲人搞上了。

 

他们刚认识的时候,星是意图吞并市场的黑道新人,行天是在多田便利屋打工的闲人。

为了让小姐拜托跟踪狂的纠缠,行天似模似样地假扮她的男朋友。但星的手下,那个为爱疯狂的男人,失去理智捅伤了行天。再后来,星拜托便利屋保护女友。

就这样慢慢地有了点交情。那点交情,甚至不够路上见面互相问好的。

 

他们的事业越做越大,有些人离开了,有些人加入了。星也终于位列真幌十大危险人物之首,跟酒一样能够治疗小儿夜啼。这样一位在外名声显赫的老大,不说应得什么等级地招待,最起码,伊藤恨恨地想着,也不该伺候那么一个男人。

 

行天实在有点不识时务。伊藤他们每次到星家拜访,他要么趴在沙发上,拿炖菜当下酒菜,时不时歪着杯子抿一口酒,要么蠕动着扯过毯子卷在身上,像是一只软体动物。星会趁跟他们闲聊的空档给他倒酒,或者捡起掉在地板上的毯子盖在他身上。

伊藤总是忍不住恶毒地揣测:那个人不知道难为情吧?肯定不知道吧。

 

此刻,被人指责“不知道难为情”的男人,行天春彦,也正跟人交流“难为情”的问题。

“这里是我们的家,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在收拾?你就不难为情吗?”

星良一捞出沙发底下沾满灰尘的臭袜子,一脸嫌弃地直接扔进垃圾桶里。

“一点也不。”行天咽下一口菜,“这是你的家。”

“那你呢?”星良一气极反笑,“你是房客?”

“朋友。”行天说着,用筷子指指自己,又指指自己。

“一般人不会操自己的朋友,不会因为是朋友让一个男人混吃混喝的。”即使在这么幼稚地争吵中,星良一也没忘记维持正确的逻辑。

“可是实际上,我跟你也只能说是朋友,有什么办法?”行天脱下脚上的袜子,递给对面的人,“顺便一起扔了吧。”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日本酒,也给星的酒杯满上了。本意固然好,但洒了很多到矮几上,害得星赶紧丢了袜子,拿了抹布来擦拭。行天满不在乎地继续吃菜,喝酒,“你要是这么在乎别人的看法,就说我们‘其实是分开很久的兄弟’。”

“明明一点都不像。”星洗了抹布,盘腿坐在矮几旁,喝了那杯酒。

“‘听说因为老大不小还啃老,被送去寄养的人家赶回来了。哎呀,我也正头疼呢!哈哈哈!’就这么回答就可以了。”行天兀自按照“兄弟”的设定演戏。

星良一揉了揉眉头,再次重重地叹了口气,一口气喝干了杯中酒。

 

在跟行天春彦这个男人共同生活之后,星良一被强行培养出了达观和宽容的精神。但一想到和这个既非佳人又非朋友的男人一起度过了不短的时间,他就忍不住长叹。

“行了,行了,别太纠结细节了。”行天一只手端着杯子,一只手拿着筷子忙不迭地往返于盘子和嘴巴之间。“没有一个通俗易懂的原因,就不能跟谁一块儿住——这么想的家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走运的。他们肯定没想过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存在。那些人没有面子需要维护,也没有财产需要保护,除了‘顺理成章’之外,找不到别的行动原理。要是实在需要向人们解释,你就马马虎虎大胆地说‘我们是兄弟’好了。”

难得见到行天说的头头是道。可星良一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别的事情。

“你怎么光挑魔芋吃?”

“嗯——咽起来方便。”

“吃东西要嚼一嚼啊。”

行天春彦依旧吸溜几下把炖的烂烂的魔芋咽下肚。

 

星和行天,并不是能就往事相谈甚欢的那种温馨关系。行天对于他们的关系是冷是热,是无所谓的。星也一直找不到机会或动机询问些什么。但他能感觉到行天似乎希望他“什么都别问”。星因此三缄其口。“你怎么就那么不听劝?”“为什么不对自己好点?”之类的话,涌上喉咙口又咽下去了。他不是多管闲事的人。

不像那位便利屋先生——多田启介。

他曾经触及到行天春彦痛楚的核心。

评论
热度(6)

© 猪头肉给我来一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