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肉给我来一斤

吃自己的肉,让别人吓死吧

【火村英生和有栖川有栖】关于从事其他职业的可行性探讨 4

有栖川有栖的归来还捎带着一个好消息——挑剔的编辑大人终于通过了他的新大纲,又可以开始大干一场了!

火村英生习惯性地询问:“要写什么?”

有栖川有栖打开电脑,开始敲字:“还是今天的事情给了我一个灵感。大致是说一个在众目睽睽下被杀的故事。”

火村英生闻言几乎咬掉了自己的烟头:“众目睽睽?你是要写一个在网络直播中被杀害的故事?”

有栖川有栖头也不抬,双手在键盘上敲击的飞快:“是啊。所有人都是目击者,但没有一个人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以为是主播在恶搞。最后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反而浏览量越来越高。大家都兴致高昂地看着,直到警察出现才一哄而散。”

火村英生:“这是对人性的拷问。”

有栖川有栖:“嗯,我说完这个角度之后,编辑立刻夸奖我又实现了一次突破,可以将推理和社会热点结合。”

火村英生熄灭烟头:“我买了一些吃的,要不要吃点什么?”

有栖川有栖:“不用不用,我怕灵感被我吃下去,再说上午吃了那么多,现在还不饿。”

火村英生就着好友的背影,吃完了整个便当。


第二天一早,有栖川有栖依旧在床上四仰八叉地睡着。火村英生晚上睡得并不安稳,又被好友的手机信息声吵醒,只好小心翼翼地下床,打开手机检查邮件。

大森茉里发来了一个“搞定了”的擦汗表情、一个新的注册名和密码,以及一段视频的链接。

火村英生打开电脑,却发现屏幕还在待机,并没有关机。好友奋战一夜的文档也立刻随着屏幕亮了起来。他下意识点击了“保存”按钮后,一目十行地浏览完整个故事。

依照他之前的经验,这是好友近期又一部不失水准的上乘作品。但他不是编辑,也不懂市场销售,连载后的成绩如何还得看观众的反应。

如果观众都是大森茉里那群观众就好了。那有栖川有栖完全可以靠脸吃饭了。

脑子里不知怎的跳出这个念头。

火村英生将文档缩小,甩甩头,把原因归结为晨起时短暂的大脑当机。


输入魔女发来的链接,跳转进入了视频网站的页面。

大森为有栖川有栖起名为“爱丽丝爱推理”,把这段视频命名为“口罩小哥的呆萌录播”。

呆?萌?

火村英生不知道这两个词连在一起是夸人还是骂人。

视频上传时间显示是今晨五时二十分。估计是大森茉里经过一夜的剪辑后上传的。她把三个小时的视频修正为十几分钟,搭配了欢快的配乐、表情图片和可爱文字,甚至还有亲自配置了一些旁白。

在视频描述中,大森茉里认真解释:大家好,我是万众喜爱的魔女大人!好友接受我的邀请录制了视频,我做了一些整理。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情奉献给各位观众,希望大家务必喜欢!

火村英生带上耳机,打开视频。这个点估计没什么观众。旁边的对话框里只有七八个夜猫子留言:“这是什么?”“随手点进来。”“好像在哪见过。”“魔女大人的朋友。”“颜值不稳啊小哥。”


整个视频在进食阶段采用了快进模式。

认真吞咽的有栖川有栖的动作也变得有点搞笑。魔女添加了颜文字“小仓鼠”,并划了一个箭头指向他。

火村英生暗自忖度:还真的有点像。

八分钟后,有栖川有栖的吃播以一个“吃撑了”的表情结束,到了摄像师出场的时段。

有栖川有栖欢快的声音再耳边响起:“…所以就请我的好友代劳了…”

魔女也适时吐槽:“连吃播都能找朋友代劳,有朋友了不起啊!”

火村英生对自己的下巴录影毫无兴趣,索性快进到了最后一幕——冰淇淋争夺战。

魔女的旁白字幕定格在:“用我的人头打赌,最后一定是口罩小哥吃掉了!那个人才不会跟你抢呢。”


整段视频的风格轻松,画面清新自然,火村英生心情大好地看完,竟然对大森茉里有了那么一丝好感:不愧是有栖川有栖承认的朋友,关键时刻还是有帮助的。


不久之后,吃播视频事件就被开足马力赶稿的有栖川有栖,和忙着申请课题的火村英生抛之脑后。

直到某一天在办公室休息时,一位年轻的老师走过来询问:“火村君,你是不是网络吃播的主演之一?”

火村英生这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网络世界吃播圈一颗小小的新星。

他也终于理会了旁听人数小幅度增长的原因。


回到租屋,火村英生注册后再次登录那个视频网站。

他们录制的视频赫然出现在封面上,以“口罩小哥和好基友的日常”为名向每一位网友推荐。

打开视频,旁边的对话框闪烁速度之快,人数之多,大大出乎火村的意料。还有许多人投掷了可以兑换为现金的“烟花”“水果”“鲜花”。

翻看了长达数十页的留言,众多女性观众高呼:“好萌的互动!”“最佳身高差!”“我发现了火花!”“看完视频我终于理解了什么叫‘基友’。”

还有部分男性观众表示:“这就是男生之间的相处模式啊。”“不要腐眼看人基!”“哪里萌了?”但这些理智观众人数太少。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观众直言:“无聊。”“我要看美女吃饭。”“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


置顶的一个评论,被超过百人点赞——“手持摄像机录制而不出现任何摇晃的冷酷基友男子力MAX!一位大师说过,镜头不会说谎。在他的镜头下口罩小哥的一举一动都那么自然可爱。二人的互动也特别温馨。好多人都说他们是基友。但我要说一句实话:他们之间存在的,一定是友情!绝对是友情!不信?看我诚挚的闪瞎的钛合金狗眼!”

评论者名为“魔女大人的小号”。

大!森!茉!里!换个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吗!?!

还有一些类似“知情者”的留言:“好像是我认识的人。”“**楼上这么一说我也想起了一个人。”“**楼和**楼说的不是我想的那样吧。”“没想到他们的互动这么可爱!”“相约去围观,有没有可能见到真人?”“只见到一个,另一个一直没来呢。”“好遗憾。”“如果我没看错,他们俩还有更劲爆的画面!”“还记得那一年的毕业演出~”“终生难忘!魔王大人的倾情出演~”


火村英生调动自己强大的记忆力,翻找出上次看有栖川有栖手机时随意记住的手机号码。

电话打通之后,大森茉里的声音传来:“请问是谁——”

火村英生冷哼一声刚想质问,大森茉里立刻回答:“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挂断了电话。

再打过去就是真的关机。


有栖川有栖截稿日期将至,火村英生不愿意在这个时间点去打扰他。想要登录账号暂时设置视频为“私密”模式,却发现密码已经更改。想联系视频网站直接删除,却不知道有栖川有栖的意思,不敢轻举妄动。


就这么纠结着到了下一周。

上交稿件的有栖川有栖如期而至,拎包出现在火村英生的课堂上,引起了部分女生的骚动。但神经一向大条的有栖川有栖并未发现异样。

下课之后,二人结伴回家。


饱饱地美餐一顿,有栖川有栖懒散地坐在沙发上,一边抚摸着怀里的小猫,一边跟房东太太闲聊。

直到临睡前,火村英生才找到机会跟有栖川有栖谈到那个吃播视频的问题。

有栖川有栖瞪大了眼睛:“真的那么火爆?”

火村英生挑眉:“你知道?”

有栖川有栖:“大森提了一句。我一直赶稿子没注意。说起来,我还没见过剪辑好的视频是什么样呢。”

二人打开电脑,网站信息显示他们的视频的点击率已经爬升到全站月榜的第六位。

有栖川有栖难以置信:“出名这么容易吗?”


火村英生点开视频,跟有栖川有栖一起检视了所有的飞速闪过的对话框以及当前的收入情况。

前半场,有栖川有栖只顾注意视频中自己的表现,并时不时对大森茉里的旁白和配图表示不满。轮到好友出镜时,才开始注意对话框,但速度实在惊人,他也只看到了一些词汇:“有人夸你下巴帅!光从下巴就能知道人帅不帅?好厉害!”“还有人想给你生孩子!哈哈哈哈~”

一路都在惊叹的有栖川有栖,面对带着好多“0”的现金兑换额度,兴奋地从床上跳起:“发财了!发财了!这比我一部中篇小说还赚得多!”

火村英生想要合上电脑,但被兴致勃勃的有栖川有栖制止:“还有评论呢,我们一起看看评论。”


评论里的内容让有栖川逐渐恢复了理智。

“对啊,我们是朋友啊。”

“什么是‘基情’?好多人说我们是基情欸。”

“所以,在她们看来,我们是一对同性恋人?”

火村英生艰难地点了点头。

沉默良久,有栖川有栖才感叹道:“还真是不懂女人的心情啊。”他又看了几页评论,“有人认出你了?”

火村英生点点头:“也只是推测。”

有栖川有栖:“学校里有人风言风语什么吗?欸,说起来,今天我去上课,那些叽叽喳喳的女生就是来看我们的?”

火村英生没有回答。

有栖川有栖表情凝重起来:“大森没说这些。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跟我联系?”

火村英生迟疑道:“如果这次能趁机推出小说并进行宣传,应该会对你有点帮助吧。”

有栖川有栖垂下了头,低声道:“你也觉得我的小说没什么看头,只能用这些噱头来吸引观众了。是吗?”

火村英生上前一步,拉起好友的手:“不是这样的!我对你的作品很有信心,如果再加上一点宣传,或许很多观众就不会错过这么好的作品了!”

有栖川有栖抬起头,双眸已经微红含泪:“所以你宁愿冒着被学习非议的可能也要保留这个视频?”不必明说,英都大学校园的保守势力向来都占据着上风。校园道德委员会的上佳评定一直是职称评比的必备项目。背上“同性恋”名声的好友很有可能会断送掉自己的职业生涯。

火村英生安慰道:“这些网络非议对我来说没有实际的伤害。”

有栖川有栖慢慢抽出了自己的手:“那我还真的要谢谢你的无私大度。”他擦干了泪水,抬头直视好友的面容。

火村英生的脸上只有真诚的关切:“如果你觉得不妥,可以删除。但我觉得保留下来对你,还是有益的。”


不能做无理取闹的人啊,明明别人都已经对你那么好了,为什么还是有些不满呢?为什么不满?这样贪婪自私的自己,还能有这么好的朋友,网友的评价是对的——“是很难得的缘分吧”。

有栖川有栖努力忽略掉自己的小情绪,做出了最后决定:“我们还是删掉这个视频吧。下次见到大森,一定要告诉她,她给你惹了多大的麻烦。”

火村英生也适时吐槽:“大森绝不会道歉的。她好像一直以能整到我为荣。”

有栖川有栖找出大森茉里发来的短信:“她说怕被盗号,给我改了密码。嗯,好了!”

电脑界面上出现了这样的对话框——“是否确认删除视频?确认按‘是’……”

清脆果断的点击之后,界面上出现了一个哭泣的小孩——“您的视频已删除。”


干完这件事,有栖川有栖潇洒地起身:“我去洗漱啦!”

不一会儿,浴室里就传出哗哗的水声。火村英生盯着电脑界面,又点了一根烟。


大约过了三五分钟,他接到了大森茉里的电话。

“火村你这个家伙,为什么要——”

“是有栖川删除的。”

“——唉,那就没办法了。爱丽丝总是会做出这样的事。你们俩的友情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深厚啊。”

“……别说你没有煽风点火。”

“……我就发了个小号评论。”大森茉里没敢说自己还偷偷买了一些点击量。

“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一定要提前告诉我一声!”火村英生的声音前所未有的严肃。

大森茉里也难得的端正起来:“火村君,你还是要放过这次机会,不挑明你的感情吗?”

“……”

听着浴室里传出的荒腔走板的歌声,火村英生挂断了电话。



-----------------------------------------------------------------------------

最近为了打发时间,看了很多网络吃播,直播或者录播,国内的、韩国的、日本的、美国的,都有。所以文中的视频网站不特指某个具体的网站,是一个大杂烩。

好像是昨天下午,看完木下大胃王的视频,和“有栖川有栖”洼田正孝吃棒棒糖的宣传片段之后,突然有了这个脑洞。

不写不快,用一天时间把故事讲完了。

笔力有限,脑洞无限,有些没写到、失误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如果有错别字什么的,一定告诉我,我会修改的!

评论(8)
热度(31)

© 猪头肉给我来一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