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肉给我来一斤

吃自己的肉,让别人吓死吧

【火村英生和有栖川有栖】关于从事其他职业的可行性探讨 3

因为临时接到编辑的会面通知,有栖川有栖只好把“吃播”的视频和摄像设备交给好友,托他带给大森茉里:“我知道你和她互相看不顺眼,我保证会面结束,立刻去找你!如果我赶得及时,说不定能在你们碰面之前回来。”

这么周到的提议,作为好友的火村英生实在想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总不能用类似“我不喜欢那个女人”这样小学生才会说的借口吧?


坐在大森茉里公寓附近的甜品店,火村英生又想起当初那个女人的话:“原来你是有演技的嘛。”

在毕业演出谢幕后的团体聚会中,到后巷抽烟的他被大森茉里堵了个正着。

化着烟熏妆,但拥有澄澈眼神的女人吐出一个烟圈:“要是被有栖川发现了你的感情,到时候你要怎么办?”

火村英生没有回答。


就算到现在,成为有栖川有栖最好朋友,没有之一的火村英生,依旧没有答案。


“喂!”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粉嫩的蕾丝,还有那个熟悉的爽快的声音,“好久不见了!火村同学。”

身着古着牛仔上衣,搭配白T和粉色短裙的大森茉里依旧还是记忆中的面孔。

“好久不见。这是有栖川托我转交的东西。”火村英生维持着端正的仪表。

大森茉里叫了一杯冰茶,一口灌下:“不要这么端着嘛,我们也算交过心的朋友。”

火村英生冷道:“朋友?”

大森茉里讪道:“好了,好了,过去的事先不提。爱丽丝真的录了视频?”

火村英生一针见血:“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好心的匿名朋友’,是你给他买的食品吧。”

大森茉里垂目打开摄像机:“我上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太颓废了。我就想了这么个招,希望他能开心点。”

火村英生憋气道:“那你有没有考虑,如果视频放上去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会不会更打击他的自信?”

大森茉里争辩:“凭我的推荐,总会有百十个人去看的。你不要把爱丽丝当小孩儿看,这些压力他还是能承受的。”

火村英生不欲多说,刷的一下站起身来。

大森茉里伸出手拦道:“别啊,我还没看你们的拍摄呢。”


火村英生把衣角从她手里拽出来:“既然是你挑的头,那就拜托你好好剪辑制作了。再见!”

大森茉里:“我真的是好心!不信可以去看我录的那期节目!”


虽然这么潇洒地离开现场很令人解气,但火村英生还是不能控制心底的不安,不知道录播视频结局如何,也不知道有栖川有栖和编辑的会面是否顺利。

心事重重地回到好友的租屋,火村英生打开电脑,在视频网站首页中找到了副标题名为“直播吃拉面偶遇好友”的魔女吃播节目。

点击量很惊人啊。火村英生点开“播放”按钮,跳过魔女罗里吧嗦的自吹自擂,几次快进就到了有栖川出场的画面。他带着口罩出现在拉面店,正对着镜头,黑色短袖和短裤,额前的头发遮住了眼睛,依旧像是青涩的大学生。

大概是见到熟人,他走到大森茉里面前,侧对着镜头打了招呼:“好久不见了!”

正在“吃播”的大森吓了一跳:“是***(名字做了消音处理)啊。你没看到镜头吗?”

视频上的对话框一侧的观众纷纷刷存在感:“第一次见到魔女大人受惊吓。”“这个男人跟我们魔女大人什么关系?”“喂!不要无视我们围观群众啊!”


就算隔着一个口罩,火村英生也能明确地捕捉到有栖川有栖的微妙情绪。

他避开镜头,跟大森道歉:“不好意思,我没看到。”

大森茉里不依不饶:“还要跟我的观众们道歉。”

有栖川有栖只好无奈地冲着镜头俯身道:“对不起,打扰你们观看节目了。”


网友们估计被大森茉里调教了许久,大都回复:“没什么。”“小哥声音很软萌啊。”“还有点口音,好可爱!”“留他一起吃嘛。”“对啊,对啊,一起吃嘛。”


起哄的人越来越多,大森茉里顺从民意,挽留道:“大家原谅你了,还要你跟我一起吃。”

有栖川有栖被这神来的转折弄得不知所措:“算了吧,我,我不上镜的。我先走了。”

大森茉里关心道:“好吧,那就算了。你感冒了吗?还带口罩。”

有栖川有栖摘下口罩,解释道:“没有感冒,可能最近有点过敏,脸上起了疹子。”他一不小心就忘记了镜头,露出了自己的容貌。


对话框中的留言飞速掠过——

“好下饭的长相!”

“脸红也可爱!”

“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

“帅哥,你有女朋友吗?”

“留下陪我们嘛!”

“你有男朋友吗?”

“***打赏了一朵玫瑰花,留言:希望小哥留下。”

“***打赏了一朵玫瑰花,留言:希望小哥留下。”

“***打赏了一朵玫瑰花,留言:希望小哥留下。”


面对疯狂的观众留言和献花,大森茉里再次挽留:“一起吃吧,我替观众们请客。”

对别人的好意总是不好意思拒绝的有栖川有栖只好坐在一旁,但只肯在镜头里露出一半身子和一侧脸。


二人边吃边聊。在大森茉里下意识地引导下,或者套用围观群众的评论“魔女大人套话一绝”的聊天技巧下,有栖川有栖渐渐放开,话也多了起来。

说了几个无关痛痒的话题,大森茉里问他:“最近怎么样?”

有栖川有栖苦笑道:“还是老样子啊。”

大森茉里安慰道:“能坚持就很了不起了。”

有栖川有栖:“多亏好朋友一直支持我。”

大森茉里做了个“摸唇”的动作:“这位好友?”

有栖川有栖被逗笑:“不然还有谁。”

大森茉里:“嗯。他对你帮助很大吧。”

有栖川有栖:“是啊。很难熬的时候去找他聊一聊,就会好一点。”

大森茉里:“这么有用?据我所知,他可不是什么万能充电器、传播爱的小天使啊。”

有栖川有栖笑道:“对我有用就可以了。”


对话框里依旧是大量不明言语刷过:“基情?激情?肌情?”“万能插座与万能充电器~”“是他!是他!不是她!”“看我发现了什么?!”“***团前来围观。”“不愧是魔女啊!”“我也好想有这样的朋友!”


有栖川有栖单人份套餐很快吃完,他礼貌地跟大森茉里和观众道别,带上口罩,离开了店铺。


大森茉里一边慢慢地吃着眼前的超大份猪排咖喱饭,一边自嘲道:“突然好凄凉怎么办?只剩我一个人吃饭了。你们呢?也是一个人吃吗?这一辈子,遇到能交心的朋友,真是很难得啊。”


“火村!我回来了!”元气满满的声音伴随着开门声一起传来。

火村英生关掉了视频。






评论(1)
热度(12)

© 猪头肉给我来一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