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猪头肉

吃自己的肉,让别人吓死吧

【火有】关于亲密关系的练习 1

大学毕业前,英都大学法学系的女生决定用一场涉及伦理和法理的舞台剧作为大学生活的谢幕演出。

舞台剧的剧本由身兼动漫社社长的大森茉里耗时三天写作而成,讲述了性别相同的一对年轻恋人被迫分手后发生的一系列悲惨故事。为了避免带入现实色彩,背景设置在遥远的英国。这也是为了经费考虑。毕竟动漫社囤积着大量绅士淑女的服装。

老师们看到剧本的时候,虽然觉得学生们的想法未免太过惊世骇俗,但最终还是被学生们“最后一次犯浑”“以外国为背景,那么演员做什么都会被原谅吧”“如果不同意我们就去裸奔”等等理由打动,通过了对剧本的审核。

接下来,女生们游说了法学系的所有男生,用上了苦口婆心、谆谆善诱、撒娇诱惑等所有手段,但直到毕业前一个月也没能确定下饰演这对苦命鸳鸳的演员。

眼看着演出时间一日日逼近,演员阵容依旧还是“待定”,如此紧迫的形式下,难以控制体内蛮荒之力的编剧大森茉里在走廊里痛“哭”失声。

此情此景,简直能让石人心软,更何况是路过的有栖川有栖。

他问:“有什么事吗?如果我能帮一定会帮你的——”

话音未落,就被几个躲在教室,守株待兔的女生拉着走了:“原来是有栖川有栖~”“肯定能帮上忙的!”“茉里你别哭了,有栖川同学同意帮忙了。”

大森茉里一秒收音,露出来防水不脱妆的素颜面孔:“大家都是写小说的,有栖川君一定能体谅我的心情。”

意识到不对劲的有栖川有栖已经来不及逃走,好不容易空出手来:“我跟火村英生约好了要见面——”

大森茉里与其他几位好友相视而笑:“火村同学啊,我们都认识,我们帮你给他打电话,叫他来。”

火村英生接到同系女生电话时正在图书馆门口等好友过来。电话响起,却不是熟悉的号码,接通之后便传出奇怪的话语:“火村同学,你好,我是大森茉里,有栖川有栖在动漫社这边试装,他叫你过来。”

即使对系里活动不熟的火村也听说过毕业大戏的恶名。眼下接到这个电话,二话不说,飞赴动漫社的服装间。

但已经晚了。

在动漫社昏暗的走廊里,一位身穿黑色燕尾服,搭配花色领巾的翩翩青年缓步走出服装间大门。他好像是初次步入社交场合,双手紧扣在两侧前襟上,脸上的表情似是激动似是迟疑。

“Bravo!”“好棒!”

静候一侧的女生纷纷鼓掌叫好。负责化妆的萝莉装女子一边抚弄燕尾服的后摆,一边告诉大森茉里:“他的发型还可以修正一下,弄成现在很流行的‘总裁头’那样的复古大背头,绝对好看。”

其他几个女生也七嘴八舌,出谋划策。这个说可以试试皮鞋,那个说可以试一件晨礼服,还有一个一直在问:“不是有一场穿浴袍的戏吗?浴袍呢?”

有栖川有栖的端正表情只维持了一秒。在一众女生的包围中,他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只好维持着蜡像一般直挺挺的站姿。直到扭头看到熟悉的面孔,他不禁松了一口气,笑道:“快过来!”

火村英生第一次见到女生们的瞳孔可以放出狼一般的绿光。

但,火村英生告诉自己,“人质”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评论(14)
热度(47)

© 猪头🐷猪头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