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肉给我来一斤

吃自己的肉,让别人吓死吧

[火村英生和有栖川有栖]关于小说方向可行性的探讨(2)

“现代生活快速的节奏让人很难接受或者适应一些慢速的事物。比如,一笔一划的手写,一滴滴掉到盆里的水珠,甚至细水长流的爱情。所以电视剧里最常见的爱情形式是一见钟情。就算是打着‘多年好友成情侣’的旗号,其背后也是突然发现爱情存在的套路。啊,还有一种,人到中年不知不觉间萌发的爱情,也就是我们的主人公正在经历的‘老房子着火’。”

有栖川有栖念到这一段,终于忍不住把手里的书册放回柜子上,翻了个身躺下。

火村英生难得有一个不用早起的周日,却万万没想到会被好友的朗朗书声“起前故事”吵醒。他用枕头盖住耳朵,本打算再小憩一会,但摸了半天也没找见枕头的踪影,只摸见好友的脸和头发。

他的声音里还带着晨起时的低沉:“枕头还我。”

活泼过头反倒有些不对劲儿的好友把枕头抱进怀里,四肢箍好,用肢体语言拒绝了好友的要求。

火村英生只好从床上半坐起,揉了揉脸让自己清醒起来:“起的这么早?”

大老远来“探亲”的有栖川有栖昨天下午到的,晚上照旧跟好友挤一个床睡:“不早了。编辑寄给我的书,说是熟女爱情故事,让我好好学习一下男女主角之间的…吸引力。”

火村英生戏谑道:“…吸引力?有一个字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有栖川有栖含糊着死活不说清楚:“就是那个,你知道的,sex。”

火村英生暂时放过害羞的好友:“为什么要让你看这个?”

有栖川有栖:“上一部我写了爱情犯罪的故事,但有读者反映男女主角之间的火花不够强。”

火村英生换上长袖长裤,把换洗的衣服和床单被罩收集起来:“据我所知,你已经把你知道的火药都加进去了。”

有栖川有栖反驳道:“什么火药?是火花。可能确实是我恋爱经验欠缺,写不出那种热情似火的感觉吧。”

火村英生:“那些写爱情小说的作家们,没有谁真的谈过这么轰轰烈烈的爱情吧,不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有栖川有栖:“我的幻想里面好像也缺少火花。你知道编辑说什么吗?她说我是四五十岁的人,没有一点青春的活力。我还不到三十岁好吗!”

火村英生:“所以,她给你介绍了这一部‘老房子着火’的爱情小说?哈哈哈哈哈哈哈……”

因为笑的太开心,火村怀里装衣服的小筐说掉就掉,只好再弯腰捡起来。

有栖川有栖脱了身上的衣服也一并扔进筐里:“顺便把我的衣服也洗了。还有我的外套,在客厅。”接着自觉地走到衣柜前翻捡出之前留宿时放在这边的衣服:“上次扔在这里的内裤呢?找不到了。你有没有新的,借我一条?”

火村英生:“那个抽屉里有没开封的。”他走到床头把小说拿起来大致扫了一眼,无怪乎“社长和女职员”“爱情似火”“梦幻如初”之类的腰封,还有其他小说家的推荐以及初版时的销售成绩,“是你的十倍啊。”

有栖川有栖蔫蔫的,一副备受打击的样子:“是啊。听说再版的时候销售业绩也很好。”

火村英生:“这个作者的名字我好像听说过,我们组里有老师谈论过这个作家的作品。”

有栖川有栖奇道:“咦!大学教授们也喜欢言情小说吗?”

火村英生:“大学教授还喜欢烫头发呢!没见过吧。”

有栖川有栖乐道:“你不是说你是自然卷吗?”

火村英生:“你不是说你不相信嘛。”

二人进了洗漱间,一人一把牙刷,却只有一个漱口杯。

有栖川有栖:“上次说要买一个杯子,为什么没买?”

火村英生:“没有赞助,青年学者的漱口杯去哪报销。”

有栖川有栖嘴里含着牙刷,含糊道:“课题还没批下来?”

火村英生口齿勉强清楚:“嗯。说是没有警察局接受。”

有栖川有栖:“你可以从警察局大门堂堂正正带着手铐进去啊。”

火村英生:“你也可以上一个社会版的头条借此出名啊。”

刷完牙,把衣服床单被罩枕头套都扔进洗衣机。

有栖川有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太阳已经升得高高的了:“早午饭吃什么?”

火村英生:“房东太太说给我们留了饭,热一热就能吃。”

自炊的有栖川感慨道:“这么好的房东哪找?不如我搬过来住吧。”

火村头也不抬:“这话你说了一百遍了,也没真的行动。”

有栖川有栖讪讪道:“我生活太没规律,怕打扰你们。对了!编辑还说最近有一部大热的电视剧也是讲爱情故事的,网上可以看。我们一起看吧。”

火村英生不置可否。


电视剧是意大利的,配了字幕。所有角色颜值都很高,一出场就光彩绚丽,夺人眼球。

有栖川有栖:“果然世界都还是看脸的。不如我写一个帅哥侦探?”

火村英生:“性冷淡的帅哥侦探?”

有栖川有栖:“饭啊,请堵住某些人的嘴吧!”

就着饭看了半集,主要讲的是进入社会的男主角跟女朋友计划结婚,在筹备婚礼的过程中,感情的矛盾也一一呈现。男主角借酒浇愁到了一家酒吧,偶遇自己大学时代最好的男同学。二人不尴不尬地聊着,也逐渐出现大学时认识的过程。

有栖川有栖一边吃一边发表评论:“跟咱们一样,也是大学同学啊。”

“不过他们是同系的。”

“哦,一个帅一个一般。咱们也是,我帅,你一般。”

“还都是单身狗!哈哈!”

“这在干嘛?派对?我们没有参加毕业派对吧。都不会跳舞。”

电脑屏幕上,两位好友结伴参加毕业派对,脸上涂抹了荧光颜料,喝了不明来源的加料酒,吃了杂七杂八的东西,时而谈兴大发,勾头热聊,时而滑进舞池,贴身热舞。然后镜头一转,二人东倒西歪,结伴去洗手间。

有栖川有栖:“是要吐吗?吃饭的时候看这个——要不关了吧。”

火村英生:“挺有意思的,接着看他们要干嘛。”

有栖川有栖瞥了好友一眼,虽然嘟囔着“你会喜欢看电视剧?”但到底没有关掉电脑,转过头电视上的两位好友还在聊对某个女孩的感觉,头凑得很近,很近,很近,没等有栖川有栖反应过来,二人就热吻到一起了。

“呃……”有栖川有栖一时无语。

火村英生坦然地吃完饭,看到结尾演职人员表出现才站起来收拾碗筷:“还吃吗?”

有栖川有栖:“吃不下去,你收走吧。”电视自动跳转到第二集,开头还是那个热吻的场面,他“啪”地一声关掉电脑,“编辑让我看这个是什么意思?”

火村英生优哉游哉:“让你看看各种性向的爱情故事,增长见识?”

有栖川有栖:“提前也不告诉我一声,咱们还一起看,我还觉得跟咱们有点像——太尴尬了!!”

火村英生:“没什么尴尬的,我们没有接吻啊。”

 有栖川有栖气急败坏:“不是接吻的问题!一定要问个究竟!”

他拿出手机,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你的手机呢?”

火村英生擦干净碗碟:“在风衣口袋里。”

有栖川有栖拿出手机,输入号码却发现:“火村,你存的有编辑的号码?”

火村英生:“上次她联系不到你,按照你给的紧急联络人的电话打给我了。”

说起上次因为生病而跟所有人都失联,被编辑当做“失踪”的乌龙事件,有栖川有栖至今还有点不好意思:“谢谢你啦。欸!电话通了。”

有栖川有栖作为新人作家,安排给他的是一位入职三年,比较有经验的年轻女编辑。二人的相处还算可以。只是编辑偶尔的想法令有栖川有栖觉得很为难。比如,让他尝试其他推理小说写作方向。

编辑的声音软甜:“火村老师,您好!”

有栖川有栖:“我是有栖川有栖,借的火村的手机给你打电话。”

编辑的声音正常起来:“有栖川老师,您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在这么*难*得*的周日给我打电话呢?”

几个加强的重音足以令有栖川有栖明白编辑的心情不是那么美妙。他心底不由得有些打鼓,口气也虚了起来:“是那个推荐的电视剧的问题。”

编辑:“推荐的电视剧?朱利安和玛丽莲,怎么了?”

有栖川有栖:“对,朱利安和玛丽莲,欸,朱利安和玛丽莲?不是朱利安和马里奥?”

编辑:“朱利安和马里奥?您稍等……对不起,我的短信写错了。对不起。”

有栖川有栖一向难以应对别人的道歉:“没什么了。我就说嘛,怎么会推荐我看一部男生之间的爱情故事。”

编辑:“男生?之间?的爱情故事?所以,您看完了?”

有栖川有栖支吾道:“没有,没有看完,只看一集,不,吃着饭看的,走马观花的,也没看清楚。”

编辑:“那,您看完有什么想法?觉得恶心吗?”

有栖川有栖打着哈哈:“能有什么想法?恶心倒不至于。哈哈哈!我不歧视了。哈哈!火村还挺喜欢看的。”

编辑震惊的声音通过电话线清晰传来,一点都不失真:“火村老师!喜欢看!”

有栖川有栖感觉玩笑话被当真了,生怕给好友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连忙解释道:“不是了。我是开玩笑的,千万不要当真。喂!喂!喂!”

电话那头只留下挂断电话的忙音。

有栖川有栖慌道:“她挂电话了。火村,她可能误会了什么。”

火村英生怀抱爱猫,手握咖啡,懒散道:“以后再解释吧。还看不看电视剧了?”

有栖川有栖暂时把担心抛出脑后:“我们看错片子了,应该是朱利安和玛丽莲。”

火村英生:“哦。”低头挠了挠爱猫的下巴。

美猫:“喵~”

有栖川有栖:“算了,还是看那个熟女爱情故事吧。”


那一天,勉强看完一部爱情小说,虽然没有学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反而被好友通篇吐槽了一番,有栖川有栖还是认真地写了一个《读后感》发给大受打击的编辑。

至于好友在一旁观看“朱利安和马里奥”一事,有栖川有栖决定还是保密为好,以免给好友以后的婚恋问题造成困扰。


但编辑小姐似乎还没有从误会里缓过劲儿来,之后不久就申请调职。有栖川有栖也终于结束了“其他写作方向”的探索工作。

火村英生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闲聊起还说了这样的话:“好可惜,不能看到其他方向的你了。”

彼时有栖川有栖已经沉浸在推理世界里,不再搭理好友的自言自语了。


评论(3)
热度(40)

© 猪头肉给我来一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