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猪头肉

吃自己的肉,让别人吓死吧

妇科男医生联盟(9)

宴无好宴。

吃饭的地方是药代挑的,钱也是人家给的,还请了一个不知道哪来的专家讲药物的作用。赵启平翻遍了整本药物使用指南,没找到一个厉害的实验结果。妇产科里来了不少人,一线大夫、门诊大夫、进修医生、研究生。大家边吃边听边聊。

谭宗明跟大主任坐在一起,倒茶添水夹菜,一副“门下第一大丫环”的殷勤模样。

赵启平看着心烦。他就是见不得谭宗明这样。偏偏有些人就吃这口。

刚开始单独值班的时候,他管的恶性肿瘤患者术后切口没长好,家属来闹事。谭宗明“哥哥弟弟”的上来一通热聊,请吃请喝,最后事情草草了结,好歹没有收到法院传票。

但赵启平没办法跟谭宗明说“谢谢”。

谢什么呢?谢谢你为了我卑躬屈膝?人家那么厉害的人,为了他做到这一步,一句简简单单的“谢谢”,太轻了。索性不说。

在他心里,谭宗明的脊背是直的,膝下别说有千金了,弯一下都可惜。

他跟李新鹏嗑着瓜子,有一搭没一搭地瞎聊。

李新鹏至今未婚,凡是周六周天下夜班,都排满了相亲活动。

据说,她的事情还惊动了市共青团和妇联。两个组织从五年前开始,情人节、七夕节、国庆节,举办全市事业单位内部未婚男女青年相亲会。

十几届了,最开始成的那几对都要生二胎了,李新鹏还是单身。一来二去跟团领导都熟了。

妇产科女大夫,忙起来别说顾家了,自己都顾不上。李新鹏李大夫,忙的内分泌失调。普通女性来月经,她来季经,一年来四次,一次来三天。就这么干下去,别说怀孕了,卵巢功能都要衰竭了。

李新鹏最近打算趁着生殖门诊搞活动,跟领导求求情,预存一批卵子。别等找到合适的了,卵子没了。

她大叹男女先天不平等,首先从生育能力上看,男的就有繁殖方面的优势。

“平儿,要不咱俩凑合凑合得了。你借我一个细胞,我还你一个宝宝,不要赡养费的那种。”

她喝了几杯红酒,有点微醺,半挂在赵启平胳膊上。

旁边张晓阳看的发笑:“大鹏,你觊觎平儿这么多年了,还没拿下?”

李新鹏:“读书人的事,说什么拿下不拿下的。”

赵启平笑笑没搭话。

喝到九点散场,赵启平送完李新鹏上出租,转回头去接领导。

满席空座,就剩谭宗明一人独坐。

赵启平知道他喝醉了站不住,一伸胳膊就要上手去扶。

谭宗明湿热的鼻息就在耳侧:“得了,启平,明天就去人事科签合同,把科室改成妇科。你这就算定科了,以后好好跟着我干吧。”

他的人事关系还在产科,之前是谭宗明硬把他要到了妇科了。但大领导不发话,组织上不批准,他在妇科光干活不领绩效,等于白干。

赵启平明明没有喝酒,却觉得一股热意冲上鼻尖。

他轻声道:“嗯,谢谢哥。”

评论(18)
热度(123)

© 猪头🐷猪头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