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猪头肉

吃自己的肉,让别人吓死吧

妇科男医生联盟(8)

风和日丽的好日子。赵启平的白班。
大周末的,没什么人来。一大早做了个宫外孕,收了个子宫肌瘤,中午吃了饭,下午就没人来了。
不像产科,遇到一个好日子,预约剖宫产的能来十一二个。所有人都得上手术,掐着时间出孩子。熟人、关系、领导,一个个的打电话,下命令。上次有个领导家的儿媳妇,非要凌晨两点出孩儿。产科主任大半夜被叫过来做手术。
他在产科养成一个习惯,出门前看黄历,凡是好日子,就要提个小心。

今天是个好日子,宜嫁娶。

没有病人的时候,赵启平也不能闲着。他得跟小明同学整病历。
最麻烦的就是整病历,细节太多,要求太严。整理的慢一点,交的迟一点就被病案室点名。上个月工资到手三千五,病历延迟扣了两百三。
他儿科和产科的同事都已经扣钱扣到麻木了。儿科一个白班能收二十多个小孩,产科一晚上能收八九个孕妇,住几天就出院了,周转率快,病历积压的更多。

到了下午四点,来了一位中年女子,孕中期,要引产的。

赵启平不愿意收这种没有正当理由要引产的,特别是性别选择引产的。

有一回因为这个在病房跟人吵了起来。中年夫妇,有两个女儿了,开不来引产证明,也没有“计划外怀孕证明”,四个多月了,胎儿没有什么致死性畸形。那个丈夫冲着他嚷:“你不让我们在你这里引产,这不是逼着我们去小诊所吗?”

赵启平嘴笨,一时想不起来反驳的话。

李新鹏却很伶俐:“都怀过两次了,不知道月经不来是怎么回事?真不想要早点做啊,门诊就人流了。非要等到现在?!看了性别再引产?你还嚷,再嚷我们报警了!”

两人灰溜溜地走了。

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多了,赵启平总觉得心里憋着一股子火气,发泄不出来,也没办法宣之于口。

中年女子,三十八岁了,第一次怀孕,妆容精致,但掩饰不住的一股子哀怨。

赵启平看了彩超:“真不要了?”

中年女子:“不要了。”

赵启平:“看你的年纪,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怀孕了,这个不要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了。”

中年女子的眼泪马上下来了。

站在门口徘徊的中年男子,可能是丈夫的,马上走进来,殷勤地给人递纸巾,擦眼泪。

赵启平动之以情:“胎儿现在已经有人形。我收你容易,今晚上吃药,杀死胚胎,明天放药,如果你对药物反应挺好,两三天就能达到目的。但吃了药就不能反悔了。”

听完这个话,女子哭的更厉害了。中年男子半拉半劝带着人走了。

赵启平松了一口气。

熬到下班,接到了谭主任电话。

“海河大酒店,过来吃饭吧!”

赵启平收拾收拾,拎上包,奉命去吃饭。

评论(17)
热度(97)

© 猪头🐷猪头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