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猪头肉

吃自己的肉,让别人吓死吧

妇科男医生联盟(7)

谭宗明是个护短的人。

他不像前妇科主任,当着病人家属的面指责医生护士的不是,也不像楼上某个科的大主任,总是说满科室没一个能干的。

他有一说一,对错都认。

周一大查房的时候,何娟管的病人,四十多岁,昨天做了宫颈锥切,不依不饶地说:“谭主任,昨天我的那个心电监护仪坏了,你们护士让我将就一下。我的命能将就吗?万一我心跳停了,监护仪还没显示,这不耽误我抢救嘛。”

何娟一大早淋着雨刚送了孩子上学,裤腿上都是泥点子。听了这话只当第一次听见一般:“是吗?没事,你做的是个小手术,术中出血不多。”

病人还是很紧张:“那是我没出事。”

谭宗明面上一脸关切:“好,您安心住着。回去我了解了解情况,找找原因。现在底下还出血吗?”
“不出了。”
“哦,那安心等着病理结果吧。”


查完房回到办公室。谭宗明先问:“谁是主管护士?”

张小巧上前一步:“是我。”

谭宗明:“手术回来测血压心率正常吗?”

“正常。”

“是你去测的,还是带着的实习生去测的?”

“实习生。”

“护士长,以后注意给实习生上岗培训,别乱说话。机器坏了及时修理。”

“好的。”

好了,这件事就此揭过了……并没有。

病人家属去医患办投诉了。还说如果处理不满意,就要起诉。

妇科主任去美国开会,不在家。妇科交给谭宗明管着。单位规定,不管医护人员有无过错,只要有一个投诉,就先扣科负责人两千块钱。

谭宗明带着护士长去道歉,还拖了一大圈的关系,找到了病人家属的亲戚来居中调停,把事情压了下来。

事情算是到此为止。但谭主任一点都不高兴。

他这个主任做的闹心。

天天跟居委会大妈一样。

女值班室没有绿箩,要他签字。

护士站的黑板坏了,要他签字。

医患关系有矛盾了,要他道歉。

家属锦旗送来了,要他合影。

两个副主任抢手术台吵起来了,要他劝架。

“你这是要干什么?”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A4纸,谭宗明掏出一个新的签字笔。

赵启平:“科里备用的节育环断货了,药房让发申请。”

这活儿没法干了。

谭宗明甩了甩新笔,还是工工整整地签了自己的大名。

这副主任真没意思。

他这眼瞅着就要四十了,没靠没落儿的,扎根临床忙来忙去,真没意思。

赵启平还在办公室里教小明同学:“回去好好看书,把宫外孕了解透彻,以后夜班就不怕了。”

国家新政策,要培训研究生当一线大夫用。小明同学一上研究生,进入实习阶段就要值班。
小明同学:“可我不会手术啊。”

赵启平恨铁不成钢:“不会手术可以学,先学会管理病人。手术可以叫上级。 有你师傅罩着呢。”

小明同学平静了一点。

赵启平还在打预防针:“你师傅靠谱,罩得住,你怕什么。”

罩得住?
靠谱?

谭宗明微微笑,还好有这么个意思。

评论(9)
热度(110)

© 猪头🐷猪头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