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猪头肉

吃自己的肉,让别人吓死吧

妇科男医生联盟(6)

夜幕降临,谭宗明陪着两位老太太看黄梅戏。赵启平刷锅刷碗结束,也坐在一侧。他对黄梅戏没什么兴趣,对柜子上放的妇科解剖书籍和笔记本倒是有点好奇。但没有长辈的同意,他不好意思翻看。

眼瞧着到了晚上十点,林教授打着哈欠,林姆妈已经洗漱好准备就寝了。谭宗明还没有走的意思。

十点半,谭主任给导师打水洗脚。林教授擦完脚,终于想起了什么:“小明,我家那个行军床坏了,你跟小赵要么挤一挤,要么你俩抽出来一个睡客厅。”

原来是要过夜。

赵启平忙道:“我睡客厅吧,我瘦一点。”

谭宗明:“嗯,我也不胖啊。”

林教授:“你不胖,你宽,我家沙发窄。”

赵启平偷笑。

谭宗明熟门熟路地在客房找到两套男士短袖短裤,权当睡衣,还找了两套牙刷和漱口杯,一床薄被子和枕头。

赵启平:“你怎么跟你导师这么熟?”

谭宗明笑道:“就猜你憋不住要问我。”

他也不卖关子,说了个明白:“林教授是我叔叔的前妻。我小时候喊她婶婶。她挺宠我的。”

赵启平:“那林姆妈呢?”

谭宗明:“是林教授的好朋友。”

赵启平:“老了有个伴儿,挺好的。”

谭宗明:“年纪轻轻,感慨不少啊。”

赵启平:“你先洗漱吧,累了一天了。”

谭宗明也不推辞,三两下洗了脸刷了牙,冲冲脚就去客房睡了。

一夜安睡。虽然隔着门还能听到一点点呼噜的声音。

谭宗明睡觉打呼噜,科里都知道。他呼噜声音不大,声调起伏不小。隔着门 听不清,但一起值班的时候听的很清楚。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有这个毛病,找过耳鼻喉,找过呼吸科,还怀疑是颈椎病,看过骨科。都没什么用。所以他一向喜欢带女生值班。一个原因是查体的时候有个女大夫在,有避嫌的作用,另一个原因就是不用睡一个值班室,省的打扰别人。

赵启平本来睡觉就浅,刚跟着谭宗明值夜班的时候通宵睡不着觉。第二天整个人萎靡不振。举宫的时候强睁着一双大眼睛,困的眼中带泪。手术室护士都很同情他。有一个小护士还在手术间歇给他泡咖啡提神。

李大夫经常揶揄道:“谭老师,你这晚上把我们平儿累惨了。”

但也没办法。也不能塞耳塞。也没有其他的休息室。只能这么日复一日,夜读一夜的熬着。

熬到赵启平习惯了谭宗明的呼噜声。

熬到他偷偷录了一小段呼噜声,在思念入骨的夜里一个人放出来听一听。

评论(11)
热度(101)

© 猪头🐷猪头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