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猪头肉

吃自己的肉,让别人吓死吧

妇科男医生联盟(4)

“总要过个明路……”

“总要过个明路……”

赵启平感觉自己幻听了,听到的都是这样一句不切实际,只存在于幻想中的声音。

好歹还有一个正常人——谭主任一个弹指神通冲着脑门就来了。看着蓄满了力量,真打在额头,倒是不疼,但足以清醒。

谭主任:“想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

赵启平:“见到未来的导师太兴奋了。”

谭主任:“先说好啊,我领进门可以,你能不能被相中我可不能保证。”

“我领进门……”

“我领进门……”

完了,幻听又来了。赵启平做了几个深呼吸,精神抖擞地按了门铃。

“叮咚叮咚叮咚”

一位瘪嘴老太太率先迎了出来。只见她面色白皙,俏丽短发,嘴上还抹着淡颜色的口红。

这跟教科书上的照片区别太大了。

接到赵启平的求救信号,谭宗明笑眯眯地挽起老太太的胳膊:“林姆妈你好,这是我弟启平。”

赵启平:“姆妈你好,我是他弟,哦,不,我是他下级,我姓赵。”

林姆妈笑起来眼眉弯弯,很是慈祥:“赵先生,你好。林老师在书房等你们。”

换了拖鞋,赵启平刚一踏进门,就被整面墙的盆底解剖油画惊呆了。
在油画的一角,是他十分熟悉的谭宗明的笔记——“林氏三角”。
不要小看这一简单解剖结构的发现和命名。它关系到上下附着的三个骨性标志,和三条小韧带。经过国内外研究,在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尸体解剖中都发现了这一结构。对于手术医生来说,具有很高的临床定位价值。这也是林教授最知名的发现之一。

刚从思绪中抽离出来,就听到一个巨大的擤鼻涕的声音。
声名赫赫的林教授坐在书房里等着他们。她穿着一身跟太极拳练功服类似的棉质灰色家居服。半长的头发松松的绾了一个小髻。眉眼温柔。如果忽略她脚下一地的擤鼻涕纸,完全是一个隐士高人的派头。

解剖的后遗症之一就是,接触的大量福尔马林溶液率先侵蚀了呼吸系统。赵启平上学时候的头颅断层解剖老师也是一样的毛病。

林教授:“看看这来的是谁,哎呦,这不是我家小学生嘛?”

谭宗明:“老师,好久不见。”

林教授:“不久吧,你不昨天还跟我视频来着。”

谭宗明:“老师,这就是我说的赵启平。”

赵启平手心发汗,腼腆一笑:“林教授,您好,我是赵启平。”

林教授语气平平:“哦,久仰久仰,就是你把我学生拐走的?”

“拐走……”

“拐走……”

绝对是幻听吧!!!

评论(9)
热度(73)

© 猪头🐷猪头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