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猪头肉

吃自己的肉,让别人吓死吧

妇科男医生联盟(3)

男联盟的活动果然没什么意思,在赵启平看来。
一群有进取心的中年男性聚集在一起,整体气氛要么偏向于烟酒脏话的江湖习气,要么偏向于衣冠楚楚的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大家还比较端庄,说的都是套话,废话。

上午是手术视频比赛,切子宫,切卵巢,清扫淋巴结,然后是药代的药物推广。到了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这个水平,妇科肿瘤的手术范围摆在那儿,该做到哪儿,该怎么做都是门清儿。手术视频毕竟是经过剪辑的,没有实战看的明白。做的好,又能讲的好的大夫,在国内并不是太多。
谭宗明能做,也能讲。他是赵启平见过的,解剖结构讲解最清楚的老师之一,精通各种小的组织、血管变异。他在国外进修过一年。进修结束的时候,外国医院的主任盛情邀请他加入外方的工作团队,还写了热情洋溢的邮件。但谭主任拒绝了,一心要报效祖国。

这个消息,还是谭主任他爹,前放射科主任,在跟副院长吃饭的时候聊起来的。副院长知道了, 院长也就知道了。这么优秀的大夫,不给个副主任太说不过去了。谭副主任这才十拿九稳,走马上任。

谭宗明是会议的主持人之一。他对手术技巧的总结,恰到好处地挠到了讲者的痒处,巧妙地展现了讲者手术水平的高超。那位四十岁出头的讲者满脸红光:“对,对,谭主任说的对,我就是这么想的。”
在一众秃头、谢顶的油腻中年男性里面,谭主任算是独树一帜的风格了,西装笔挺,发量十足。赵启平没怎么注意讲者的内容,倒是对谭主任多瞅了几眼。

中午自助餐,下午自由活动。赞助方提供了两条线路,一个是旅游线路,一个是休闲线路。

谭主任大手一挥:“我们选第三条。”

他领着赵启平到了一个临湖的住宅小区。进门前才说:“领你见见我导师。”

谭宗明读博士时的导师,林远志教授,女性盆底解剖届的大拿,著作不等身,只有一本,却是妇科必读的盆底解剖学教材,没有之一。

赵启平:“你想让我读你导师的博?”

谭宗明:“叫我哥这么多年,总要过个明路吧。”

评论(7)
热度(96)

© 猪头🐷猪头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