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头🐷猪头肉

吃自己的肉,让别人吓死吧

妇科男医生联盟(2)

周末的会议。周六上午,赵启平照旧到医院查房。
他带了一个小实习生,叫明永乐,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五年级。考研结束了,报的谭宗明的研究生,每天都来科室积极表现,张嘴闭嘴喊赵启平“师兄”。
“师兄,十三床家属来了。”

十三床是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流产了三次,这次又是宫外孕。一听说手术费要一两万,男朋友去买个饭的功夫就消失了。小姑娘只能跟家里打电话,叫爸妈来送钱。她爸妈昨天知道的消息,连夜坐火车,凌晨三点到的。
夜班大夫给做了手术,目前生命体征平稳,但一家人的心情并不平稳。

小姑娘爸妈就一个意思,想知道那个男朋友住院时候登记的个人信息。
中年男女,熬了一个通宵,脸上满满都是疲倦:“我孩子嘴硬的很,问她啥也不说。”
赵启平虽然同情,却也无能为力:“他留的电话是空号,我们打过了。”

安抚了家属的情绪。赵启平坐在电脑跟前开始看病人的情况。都是术后的病人,除了一个卵巢癌的需要化疗,其他的都没啥事。
隔壁李新鹏凑上来问道:“老大又带你飞了?”
赵启平:“……是开会。”
李新鹏:“复仇者联盟的会?女大夫这么多,也没见我们成立个啥组织。你们这不是歧视女性嘛。”
是的,李新鹏大夫,性别女,爱好男。她爸妈做了三次彩超,都说是男孩,欢欢喜喜起好了名字,生下来却是大胖闺女。

她是正经的妇科肿瘤研究生,跟赵启平同一批进来。两人日常互怼,全科闻名,去年还联合演了个小品,演夫妻档,火遍全院。

赵启平回了一个死鱼眼让她自己体会。

领着明永乐同学查完房,给病房里的患者和家属送完温暖,赵启平开始独霸一台电脑整病历。

李新鹏今天连上二十四小时,查完房回来就抢不到一台电脑,愤而把赵大夫连人带椅子推到一边。

赵启平拿着病历放回抽屉:“电脑不能白抢啊,明天带着大帝查个房。”
明永乐,也就是大帝同学,乖巧地坐在一边贴化验单。

李新鹏:“我二十四小时再给你查查房,还能不能正常下班了。不查。”

赵启平:“给你带特产。”

李新鹏:“具体点。”

赵启平:“南京有啥我带啥,三位数以上的。”

李新鹏:“总统府。”

赵启平:“换一个。”

李新鹏:“盐水鸭?”

赵启平:“雨花石。”

李新鹏:“滚吧,滚吧,明天让大帝来找我。”

赵启平签了一份病历,拎包滚了。

医生办公室里马朝东冲着明永乐笑道:“你才是正经大弟子,开会不带你,说不过去吧。”
李新鹏听不得这种话:“大帝是没过门的弟子,我们平儿可是端过茶的徒弟,能一样嘛。”

马朝东偏偏就爱扮演主持正义的角色:“我是为小明不平,你掺和什么。”

明永乐:“师兄真的给谭老师端过茶?”

李新鹏:“对啊。你们都没见过,当事人就我和老主任。”
李新鹏为人幽默,段子信手拈来,是科里有名的开心果。一听她打开了话匣子,办公室里有一个算一个都竖起了耳朵。

“话说那是一个累个半死的三十六小时连上的班儿。平儿伺候着谭主任手术完,在办公室下医嘱。老主任跟我也下手术回来蹭饭。老主任说平儿缝合技术不好,让他好好学学,又说谭主任现成的师傅。平儿顺势端了一杯茶给谭主任,当着我们的面,喊了师傅。”

“这么……平淡。”大帝同学表示没有加油添醋没滋味。

李新鹏拍了拍大帝的后脑勺:“哪那么多热泪盈眶的狗血剧情。”

她没说的是,谭主任并没有接过那杯茶。


他说:“咱们上下级之间,该教的我一定教,没必要搞这一套。”
他还说:“你要是愿意,叫我一声哥就行了。”

所以,李新鹏瞥了一眼大帝同学,你大爷还是你大爷,你师兄却不是你师兄啊,师侄。

评论(15)
热度(141)

© 猪头🐷猪头肉 | Powered by LOFTER